翻译: Jenny Ball

随着数以千万计的上海居民继续在零新冠病毒的残酷封锁下受苦,一些当地政要的生活似乎不受规则的约束。

在上海的核心城区徐汇区,有一条半里多一点的康平街,是上海高级干部和在上海的超级富豪居住的主要区。

康平街的一位居民告诉《大纪元》中文版,该地区在封锁期间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。

触不可及

居民刘青(化名)说,在封城期间,那里的居民可以自由活动。

他说,康平街之所以没有实施封城,是因为政治原因。

据雷某说,疫情爆发初期,一名老人被堵在当地的一个十字路口,随后在北京给中共副总理、中央政治局常委韩正打了电话。这让康平街变得不可触及。

韩在上海官场40年。2017年赴北京前任上海市市长、市委书记,2017年成为常委。

刘说:“每个人都知道,尤其是警察和地方当局,当两个邻居打架时,你要小心,因为你不知道哪一个在北京的人脉更高。”

他在谈到康平街时解释说:“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区。任何微妙的政策执行都可能让你失去职业生涯。”

“我可以向你保证,在我住的半英里范围内,没有封锁。”

康平街是一条满是传统别墅的街道,两旁都是古树。这里戒备森严,禁止游客拍照。

特权者的奇异世界

刘批评对上海居民区实施的清零政策完全无序,地方官员滥用职权到了极点。

“如果你问是谁和什么级别的政府下达了命令,你会找不到任何答案或任何官方文件。有人专门给市政府打过电话询问,但没有任何记录。”他说。

在上海生活了40多年的上海金融界资深人士朱先生说,上海当局对社会阶层的划分非常细致和精确,特别是对于那些生活在高收入阶层的人——高端社区,红色精英,外国人和有外交背景的人。

刘说,上海封城的混乱都是官僚主义造成的。

在谈到上海的领导时,刘表示,只要北京的中央政府高兴,地方官员就会继续留在他们的岗位上。

因此,尽管人们在封锁期间被饿死,但“领导层对此毫不在意,”刘说。

素材链接:Insiders Share Privileges of Shanghai’s Elite During City’s Lockdown

审核:文乐
校对:花羽
发布:信心满满
更多资讯,更多关注
乌克兰救援UkraineRescue官方Gettr
郭文贵先生Gettr
全球喜马拉雅农场联盟委员会Gettr
喜马拉雅联盟大使馆全球客服中心Discord